評論

評論

首頁  / 新聞 / 評論

以“末位淘汰”為名辭退員工違法了

一家企業在《員工手冊》上規定,實施末位淘汰制。該企業在與末位員工解除勞動合同時被告到法院,被法院判定解除勞動關系違法,應賠償對方27600元。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有關人士日前在專場答疑勞動爭議時,披露了這起典型案例。(據《長江日報》)

“末位淘汰”制度常常被企業用以鞭策員工努力上進,然而,員工的能力有大有小,“末位”不一定就是工作不努力。武漢這家設計公司以末位淘汰制度淘汰員工,被法院判決支付賠償金近3萬元,就是一堂普法課,告訴我們“末位淘汰”與我國勞動法規相抵觸。

其實,企業為追求經濟效益,對員工進行績效考核,激勵員工做出更大成績,這一點無可厚非。然而,把“末位淘汰”作為考核手段,就顯得不夠人性化。少數能力相對較弱的員工可能不管怎么努力都無法取得亮眼的業績,由此被淘汰,這對努力付出者是不公平的。而“末位淘汰”如果一直進行下去,現在能力不弱的員工最終也可能淪為弱者而遭到淘汰,這必將給大多數員工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,讓他們對企業無法產生歸屬感。從長遠看,沒有人情味的“末位淘汰”很難留住員工和人才,企業的發展也將后續乏力。

在我國勞動合同法賦予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的情形中,“不能勝任”是指勞動者不具備完成崗位任務的基本工作能力,而“末位”與“不能勝任”不能直接就畫等號,因此,“末位淘汰”并不屬于用人單位可以單方解除勞動合同的事由和情形。早在2016年11月最高法院公布的《第八次全國法院民事商事審判工作會議(民事部分)紀要》中就明確,用人單位在勞動合同期限內通過“末位淘汰”或“競爭上崗”等形式單方解除勞動合同,勞動者可以用人單位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為由,請求用人單位繼續履行勞動合同或者支付賠償金。此次判決是在法律實踐中對“末位淘汰”說不,具有更為現實的指導意義。

“末位淘汰”被判違法說明,這一不合情、不合理、不合法的考核淘汰制度已經到了自己被淘汰的時候了。用人單位的用工行為一定要遵紀守法,也應當人性化,不能在追求經濟效益的同時侵害員工合法權益。作為員工,也應知法懂法,勇于拿起法律武器進行維權。勞動監察部門更應加大對用人單位的監管,對不法用工行為嚴厲打擊。只有將違法的“末位淘汰”徹底淘汰,員工的合法勞動權益才能得到充分保障。

猜你喜歡

中文字幕亚洲无线码一区